首页 » 资讯 » 社会 » 有害教育App 谁是第一责任人

有害教育App 谁是第一责任人

发布日期:2019-03-03 10:44:59   浏览次数:59 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  有害教育App 谁是第一责任人

  邓海建

  教育部去年底发布《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》以来,大量严重违规的App已经下架。但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,仍有部分App顶风作案,换个马甲以公众号、小程序的形式链接游戏和商业广告,有的学校甚至暗示家长装App查分数看考卷,有的还有付费陷阱。

  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这话用来形容有害App在校园肆虐的现状,仍是最准确的表述。目前大量严重违规的App已经下架,一些运营商还专门发布了App进校服务的行业自律倡议;不过校园这块巨大的肥肉,仍然是不少“挣快钱”的伪教育App的头号战场。

  进入校园的有害App,是不会主动撤出这个市场的,那么在终端监管挂一漏万的现实语境下,究竟谁才是“有害教育类App”的第一责任人呢?

  这个问题不回答好,难免推诿扯皮,最后受害的还是学生和家长。现在有一个共识越来越清晰:“有害教育类App”固然是社会治理的责任,但面对登堂入室的校园内“黑手”,校方岂能摊手耸肩装没事儿人?

  比如有的学校暗示家长装App查分数、看考卷,有的还有付费陷阱,这种“家校合作”的擦边球,校方和教育管理部门理当是第一责任人。

  一则,教育类App进校园究竟是什么流程,眼下基本是个糊涂账。有的是上级发文推荐的,有的是校方“友情推销”的,有的甚至是莫名其妙进来的……“App进入中小学校园”到底该遵循怎样的程序,不谈全国标准起码也该有个地方规矩。二则,一些教育类App进校园已经成为“教育摊派”的新变种。如果校方和教育部门不能有效甄别并监管好这件事,起码应该避免瓜田李下之嫌,不能把教学信息一股脑儿打包给这些App公司。

  应该给App进校园划个红线了。

 
 
 
 
分类浏览
热门图文
最近更新
热点推荐

图解G20大阪峰会:习主席宣布对外开放五方面重大举措

  6月28日,习近平主席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...

非洲贫民窟里的中国“造梦者”

  8月17日,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第二大贫民窟马萨雷,保罗·...

世界机器人大会 探索科技未来

  世界机器人大赛冠军赛与北京2019世界机器人大会同期举行。世...

vivo力推5G手机快速普及 iQOO Pro 5G版发布

  新华网北京8月23日电5G手机有望实现快速普及。8月22日,vivo...

点击排行